论语导读    影集   教学   留言   聊天   国学  
首页 - 读书 - 著作 - 辞典 - 诗选 - 对话 - 演讲 - 评论 - 日誌 - 悖论 - 书画 - 情感天地 - 雪泥鸿爪 - 闲情雅趣 - 管理茶座 - 经济学吧  
站点日历
73 2019 - 10 4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站点统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2010-10-14,星期四,晴。两去市内,传稿,改稿。 管理学复习思考题
雪天 为什么东方能赢?   [ 日期:2010-12-02 21:49 ]

       为什么东方能赢?    
                                                                                                        --------杨兆宇
各位下午好!
      非常高兴有机会站在这个讲坛上演讲。我为这次研讨会准备的文章是《福特和盖茨的管理比较》和《企业狼文化和企业羊文化》,但我今天想讲的题目却是“为什么东方能赢?”因为这半个月来我一直在想这个的问题。由头是10月7日,我的一位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朋友给我打的一个越洋电话,说她在美国的同事Kit R. Christensen 正在讲一门课,叫做“为什么西方能赢?”这位同事让她和他唱反调,讲一下“为什么东方能赢?”。为此,她打电话给我,让我帮她出出主意,看看怎么讲。我觉得这个题目挺好,就深入地思考了一下,现在和大家讲一讲我就这个问题的思考。我先告诉大家我的结论,然后再讲我是怎样得出这些结论的。我的基本结论是:无论东方还是西方,谁也不能总“赢”,东方的“赢”和西方的“赢”具有交替性。农业社会,是东方赢的时代;工业社会,是西方赢的时代;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了,又到了东方赢的时代了。其实我今天讲的这个题目应该叫“东西方交替赢规律”更准确。我正是在“交替赢”这个规律下得出“东方能赢”这个结论的。但我并不认为东方会一直赢下去,东方赢到一定时候,还是会轮到西方赢的。
      我今天的演讲分四个部分,一是“象棋上的发现”;二是“推理管理领域”;三是“东方管理是盾”,“西方管理是矛”;四是“交替赢”。

一、象棋上的发现
      我最初发现“交替赢”这个规律是在象棋领域。我是个棋迷,非常关注各种棋类比赛,每当全国象棋个人赛和国际象棋世界冠军挑战赛时,都是我的盛大节日,就像球迷看足球世界杯一样,在对全国象棋个人赛的持续关注中,我发现全国象棋冠军是防守型棋手和攻击型棋手交替出现的,上一位全国冠军是防守型棋手,下一位冠军就是攻击型棋手;而再下一位全国冠军又会防守型棋手,如此循环下去。中国象棋的第一位全国冠军,有“魔叔”之称的广东杨官璘是一位防守型棋手,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玩的是意大利足球,靠得是防守反击。杨官璘棋风工稳,常常是先谋得一兵,靠一兵之微残棋取胜。第二位冠军有“神童”之称的湖北李义庭是一位攻击型棋手。第三位是有“胡司令”之称的上海胡荣华。他是两种棋风结合最好的棋手,但是,细细分析,他的防守可以和最好的防守型棋手杨官璘、李来群、许银川相比,但攻击不如最好的攻击型棋手柳大华、吕钦、赵国荣,故可说仍属于防守型棋手。从胡荣华手中夺去桂冠的是攻击型棋手湖北柳大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强弓硬弩的柳大华堪称中国第一攻击手。柳大华之后的全国冠军是有智多星之称的河北李来群。他的棋风和杨官璘相似,是一位防守型棋手,他的缜密防守也达到了当时无人能及的程度。李来群之后的全国冠军是有“飞刀”之称的广东吕钦。毫无疑问,他的棋风属于攻击型。吕钦之后的全国冠军是有“笑面佛”之称的江苏徐天红。他是一位在两万种选择中选择一种最稳健着法的棋手,无疑是一位防守型棋手。徐天红之后的全国冠军是有“新东北虎”之称的黑龙江赵国荣。他的棋风酷似其师王嘉良,属攻击型棋手。根据上述规律,我虽然不能具体说出下一位全国冠军是谁,但我可以告诉你下一位象棋全国冠军的棋风。结果证明还是很灵验的,赵国荣之后的全国冠军的是有 “少年姜太公”之称广东许银川,棋风细腻稳健,靠“太极神功”和“鬼魅残功”称雄棋坛,是典型的防守型棋手,许银川之后获得全国冠军的是有草莽英雄之称的吉林棋手陶汉明,又是一位攻击型棋手。同样的规律也出现在国际象棋领域,1972年的世界冠军波比•费舍尔是一个攻击型棋手,他的利矛刺穿了斯帕斯基的坚盾获得了世界冠军。而下一位世界冠军亚历山大•卡尔波夫,就是一位防守型棋手了,他的盾当时世界上谁也刺不穿。下一个世界冠军是卡斯帕罗夫,一个典型的攻击型棋手,他的矛锐利无比,刺穿了卡尔波夫的坚盾,获得了世界冠军。阻挡住卡斯帕罗夫利矛的又是一个坚盾,防守型棋手克拉姆尼克,这面坚盾让棋坛巨无霸卡斯帕罗夫感叹道:“克拉姆尼克是世界上最难击败的对手。”围棋领域也是如此,时间关系就不多说了。
       我发现的这个规律可以用我们中国道家的阴阳图来解释。世界是由阴阳两种相互依存又相互对立的概念组成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在运动中,有时阴盛过阳,有时阳盛过阴,但阴或阳谁也不会一直盛下去,如果一方永远盛下去,就没有世界了。棋手由攻击型棋手和防守型棋手构成,攻击型棋手也有防守,只会攻击,不会防守的棋手,根本就下不了棋;防守型棋手也有攻击,如果一点不攻就不会赢了,这一点就像阴阳图里白色中的黑点和黑色中的白点一样,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象棋的发展就是在攻击型棋手和防守型棋手的交替获胜中完成的。每一次攻击型棋手或防守型棋手的获胜都不是简单地重复他前面攻击型棋手或防守型棋手的获胜方法,而是把攻或防的获胜方法向前推进一步。如果只有一种类型的棋手能获胜,象棋就不能向前发展了。

二、推理管理领域
      象棋领域如此,管理领域也如此。下面就用我在象棋领域的这个发现,解释一下为什么在管理上“东方能赢”。为了解释得更明白,我得先讲几个重要概念。
      首先,讲一下我应用的东西方概念。
      关于东西方概念,有很多划分标准,有政治解、经济解、地理解和文化解、种族解、肤色解等。直到今天人们用的最多的还是政治解和文化解,而采用经济解和地理解的不多。这可能和现在有兴趣有能力思考东西方问题的人的经历有关,他们的年龄应该超过25岁,心理学认为,超过这个年龄的人思想已经成型,很难接受新思想,直言之,他们还是“冷战思维”,还受丘吉尔的铁幕讲话的影响,还是思考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胜谁负的问题。有反讽意味的是,现在西方人中有“冷战思维”的比东方还要多,而“冷战时代”这种情况是相反的,因为邓小平早就告诉我们不去争论“姓资”、“姓社”了。我对东西方概念采用地理解,认为东方的典型是东北亚,西方的典型是西欧,而对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大国的东西方身份是要做些具体分析的,因为这两个国家的东西方归属直接影响世人对东西方的看法,也影响着人们对东西方谁“赢”谁“输”的讨论。我们先从比较容易理解的俄罗斯说,俄罗斯虽然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在欧洲,但它的大部分领土在亚洲,从历史上看,它一直想融入欧洲,但一直没有融进去,因此,俄罗斯应该归属东方国家。美国的归属要复杂一些,我认为美国这个移民国家是一个具有东西方双重身份的国家,工业时代的美国是大西洋国家,它的东海岸发展更快,更多地属于西方,信息时代的美国是太平洋国家,西海岸发展快,更多的地属于东方。这样看美国既不完全属于西方,又不完全属于东方,既属于西方,又属于东方,这个观点和过去的观点有很大不同,过去一提西方就是“欧美”,而且二十世纪以后,多数人认为美国是西方的代表。我的这个观点可以给人一个全新的视角去重新审视东西方的经济版图,对讨论东西方目前和未来谁“输”谁”赢的问题影响极大。根据这种观点,我认为东方的主要国家和地区是中国、日本、俄罗斯、印度及美国西海岸地区,而西方的主要国家和地区是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及美国东海岸地区。这是我现在的东西方观。
      其次,我想讲一下怎样理解“赢”?
      “赢”可以表现在N个方面,就东西方两个博弈方而言,“赢”可以表现在经济,军事等硬实力的比较上,也可以表现在政治、道德和文化等软实力的比较上。我认为带有根本性意义的“赢”是“赢”在经济上,无论东方还是西方,谁把经济搞上去了,谁就赢了,经济上的“赢”是基础,其他的“赢”都建筑在这个基础之上。在后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或者从二战后算起,东方的经济发展快于西方,世界上的经济奇迹都是在东方发生的,首先是日本的“东洋奇迹”,接着是“四小龙”,接着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从1979年起,连续30多年,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现在已稳居世界第二位,今年在八月十六日日本已承认中国经济第二的地位了,而西方在五年前就认为中国经济已经居于第二了。还有信息经济是从美国西海岸地区发展起来的,硅谷、微软等著名IT企业都在这一地区,在加上俄罗斯经济的复苏和印度经济的发展,可以说,信息时代,东方的经济发展超过西方。所以说东方“赢”了。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不从经济上论“输”“赢”,只讨论意识形态或文化是不能服人的。
      第三,我想讲一下“大管理”概念。
      我用这个概念是为了把“赢”从经济上转移到管理上。管理就是整合资源,东方人管理东方的资源,西方认整合西方的资源。一切的“赢”都是管理上的“赢”,一切“输”都是管理上的“输”,大到东西方的管理,一个国家的管理,小到一个企业,甚至微小到下棋打牌的“赢”都是管理上的“赢”,资源整合的好就“赢”,整合的不好就“输”。这样,我们就可以把经济上的“赢”理解为管理上的“赢”了。就像下棋中的“赢”一样,子力是一样的,“赢”了,就说明资源整合的好,也就是管理的好。这就是我的“大管理”概念。

三、东方管理是“盾”,西方管理是“矛”
      上来就讲东方管理是“盾”,西方管理是“矛”可能不好理解。但我说这种说法只是东方管理是“柔性管理”,西方管理是“刚性管理”的一种更简单的说法,我这样说是为了用“盾”来代表象棋是的“防守型棋手”,用“矛”来代表象棋中的“攻击型棋手”,然后用我在象棋大赛中发现的规律解释东西方的“交替赢”,再从“交替赢”中论证出“到了东方赢的时候了”,相信这样更容易被理解。
      管理是柔性管理和刚性管理的配合体,就像任何防守型棋手都有攻击性和任何攻击型棋手都有防守性一样,我们说东方的管理是柔性管理并不是说其中没有刚性管理,也不是说西方的管理刚性管理的没有柔性管理,只是说东方管理中更多地表现出柔性,西方管理更多地表现出刚性。在这种共识下,我们讨论东方的柔性管理和西方的刚性管理。
      首先,让我们看管理的人性假设。
      人性假设是管理的基石,全部管理都建筑其上,有什么样的人性假设,就有对应的管理理论、管理手段、管理方法和管理风格。无论东方的管理还是西方的管理,这个逻辑都是成立的。东方管理的基石是“人性善”,西方管理的基石是“人性恶”,我认为这是东西方管理最大的不同,因为东西方管理上其他的不同都是在这个不同基础上演化出来的。“善人善治”,“恶人恶治”,东方的管理假设是“人性善”,或者说管理对象是君子,只能采用柔性管理;反之,如果你假设人性恶,或者说管理对象是小人,只能采用刚性管理。这是我们说东方管理是柔性管理和西方管理是刚性管理最主要根据。
      其次,让我们看管理方法。
      从方法上看,管理可以靠“情”、“理”和“法”,在这三者中,“理”是中性的,我们可以认为东西方在管理上对“理”的依赖是一样的,在比较中把共同部分排除,就会明显看出:东方的管理更侧重依靠“情”,而西方的管理更侧重依靠“法”。这是任何一个比较过东西方管理的人都能认可的。主要依靠“情”的管理是柔性管理,主要依靠“法”的管理,当然就是刚性管理了。在我这里就应该是“盾”式的管理和“矛”式的管理了。
      再次,我们看管理文化。
      东方的管理文化是以集体主义为主要特征的,西方的管理文化是以个人主义为主要特征的;东方管理文化是“抬轿”式文化;西方管理文化是“硬汉文化”;东方的管理更注重管理的软三角,注重员工、技能和风格,而西方的管理文化更注重管理的硬三角,注重制度、战略和结构。东方更注重管理的艺术性,西方更注重管理的科学性…….所有这些都说明东方的管理是柔性管理,西方的管理是刚性管理,即我这里所说的“盾”式的管理和“矛”式的管理。

四、交替赢
      现在,我们再回到“交替赢”这个前面已经提到的话题。但我们不再谈论象棋上的交替赢,而是借助东西方在经济上的交替赢,谈论东西方在管理上的交替赢。我对管理上的输赢是持“生产力标准的”,或者说实用主义态度的,谁在经济上赢了,我就认为谁在管理上赢了,就像体育运动中那样,谁在运动场上赢,我都会认为他在管理上赢了,比如,NBA比CBA打得好,我就认为NBA的管理比CBA好;中国乒乓球队在世界比赛中的成绩最好,我就认为中国乒乓球队是世界上管理最好的乒乓球队。用这种观点看人类历史,在漫长的农业社会,东方的经济一直好于西方,所以我们说,东方的管理也好于西方,或者说农业社会是东方的柔性管理“赢”过西方刚性管理的时代;工业社会这几百年,西方的经济好于东方,我们说,西方的管理也好于东方,或者说工业社会是西方的刚性管理“赢”过东方柔性管理的时代。现在是信息社会了,东方经济又将超过西方经济,所以我认为东方的柔性管理又该“赢”过西方的刚性管理了。这就是我要表达的管理上的“交替赢”。中国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一个家族而言,“赢”的交替过程是三十年,就国家或东西方来说则是“三百年河东,三百年河西”,西方已经赢了三百年了,到了东方赢的时候了。
      我这里说东方会赢,或者东方能赢,东方应该赢了,并不是说东方会赢了以后就会一直赢下去,按我的“交替赢”理论,在信息社会后的那个时代,西方还会再赢东方,然后又是东方赢。坚持东方总“赢”, 那么不是东方人歧视西方,就是西方人自己看不起自己,认为黄种人优越了;反之,如果坚持西方会总“赢”,那么不是西方人歧视东方人,就是东方人自己看不起自己,认为白种人优越了。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管理还是西方“赢”的局面,表现为东方人到西方“西天取经”。80年代以后,已经开始出现西方人到东方的“东土就教”,开始出现东方在管理上“赢”的端倪,从管理理论上看,80年代出现的“企业文化热”就是在“东土就教”中热起来的。90年代出现的“学习型组织”理论虽然是西方人提出来的,但里面已经有大量的东方管理元素,比如“五项修炼”的中的“系统思考”,用的就是东方的整体思考;“共建愿景”和“团队学习”两项都有东方价值观中的集体主义。篮球队管理最好的菲尔•杰克逊,外号“禅师”,显然,在他对球队的管理中融进了大量的东方管理元素。
      东西方管理上的每一次交替赢,都不是简单重复自己的过去的柔性管理和刚性管理,都把自己的柔性管理和刚性管理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矛”和“盾”的每一次交替赢都使“矛”变得越来越锐利,使“盾”变得坚固,由此推动着管理的发展。需要指出的是每次交替赢中都使东方人看到的西方管理的优点,也让西方人看到了东方管理的优点,这促进了东西方管理的相互融合,这种整合趋势使东方管理的柔性中增加了西方的刚性元素,使西方管理的刚性中增加了为东方的柔性元素,但在我们可以看到的未来,东方管理中的刚性元素不会超过东方管理基因决定柔性元素,西方管理的柔性元素也不会超过其管理基因决定的刚性元素。
以上就是我个人这半个月的一些思考,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
谢谢大家!



[ 阅读字体大小: ]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 不要忘了输入验证码哦!
作者: 姓名:    验证码: 
评论:

禁止表情
禁止UBB
禁止图片
识别链接
识别关键字
 
Copyright © 2018 杨子空间  网站管理 
Processed in 0.031250 second(s) , 9 queries
辽ICP备180187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