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巧不书    影集   教学   留言   聊天   国学   宋词夜话  
首页 - 读书 - 著作 - 辞典 - 诗选 - 对话 - 演讲 - 评论 - 日誌 - 悖论 - 书画 - 情感天地 - 雪泥鸿爪 - 闲情雅趣 - 管理茶座 - 经济学吧  
站点日历
73 2021 - 1 48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站点统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2009-10-22,星期四,雨。新的理解,上早市,改论文,打字。 2009-10-23,星期五,晴。上课,工作室工作,小耿婚礼。
未知 仲克之逝   [ 日期:2009-10-23 11:08 ]

       仲克之逝

      死是一个最犯忌的话题,然而人都是在死的阴影下生活的,不但我们的至亲和好朋友会死,我们本人也不免一死。今年四月,杨叔去世了;十月,仲叔又走了,他们都是父亲的老同事,也是我每年都去看望的人。想到今年春节看他们时还健在,不期竟是最后一面,再细数父亲的老同事,已经没有几个了,一股悲伤的情绪袭来,不禁打个冷颤。
      仲叔之逝让我想到,人虽然都有一死,但不能一生都在死的阴影下生活。摆脱死之阴影的办法有二:一是对人生有一个达观的心态,死神没有来时不去想它,死神来临的时候,不惧怕它;二是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做点有意义的事,这样就不会留下什么遗憾。仲叔在这两个方面都做得很好,他的一生是积极的,死神来临的时候他没有怕死,他留下了有价值的诗篇,他可以没有遗憾地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仲叔是一个达观的人,这和他一生经历过很多事情,见过很多人,到过很多地方和看过很多书有关。他的童年是在延安渡过的,在那里他见过很多老一辈革命家,也见过江青。他青年时代去过很多地方,一生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反右斗争、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走五七和改革开放。一代风流人物波澜壮阔的人生开阔了他的视域,祖国的大好河山培育了他的宽广胸怀,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陶冶了他的高品味情操,中国古典哲学炼就了他的人生哲学,所有这一切的共同作用使他形成达观的人生态度。
      仲叔的一生是从事文学的一生。他是高干子弟,如果从政,是有路可走的。但他一生爱好文学,一辈子的功都用在文学上了。仲叔的这一点让我想到:爱文学也像爱一个人一样,是不能变心的,是不能再爱别人的。如果一有条件当官就当官了,一有机会就下海了,那不是真的爱文学。而你不真的爱文学,文学也不会真的爱你。如果你从事的不是文学创作,是别的专业,也有一个是不是真爱的问题。
      仲叔是真爱文学的。他的职业是剧作家,除了剧本,他还写过小说和诗。他的小说我没看过,他的剧本和诗我都看过。他送给我的《仲克剧作选》选有他写得最好的几个剧本,有《西施》《火凤》、《护花神》、《相会今朝》、《女儿岛》、《草棚过客》,还有《李香君》、《山花嫂》、《白莲花》、《花地之家》和《雪魂》五出戏的选场,这五出戏是和其他作者合作写的,其中《白莲花》是和我父亲、丁刃、刘亚明合作写的,他们合作写这出戏的情景我还记得。他的剧本和诗作都表现高很高的文学才华,但说实话,我认为他能流传下来的文学作品不是他一生主要从事的剧本创作,而是工作之余所写的诗。诗是作者的心声,是作者情感的流露,用孔子的话说:“诗无邪”。仲叔的诗写得很好,我曾劝他出一本诗集,他说现在看诗的人太少,花很多钱印出来,也就几个朋友看,所以不想出版了,但他把自己写的诗收集起来,打印出来,装订成册,定名为《河畔草》,送给他的好朋友,也送给我一本,我看了好几遍,每次看有不同的理解。
      仲叔的诗, 流传最广的是那首《相信你就要归来》,全诗如下:
 
      你曾在风雪中送我一条围巾
      那风雪便如同芬芳的犁花飘落
      你曾在暴雨中送我一柄小伞
      那暴雨便如同叮咚的山泉之歌
      在明媚春光里我们却突然放手
      隔开了一道没有鹊桥的银河
      
      我有欢乐与痛苦,追求与思索
      却不让懦弱的抱怨把生命消磨
      天有阴晴,月有圆缺,人有坎坷
      心头的信念却是一盏不灭的灯火
      虽然你的友情和爱情姗姗来迟
      我却等待着每一趟误点的列车
  
      过去看这首诗时,欣赏的是这首诗所创造出来的爱情意境,最看好的是第一段和第二段中的最后两句,这次看却看好第二段的前两句:

      我有欢乐与痛苦,追求与思索
      却不让懦弱的抱怨把生命消磨

     “不让懦弱的抱怨消磨生命”这句话让我想了很多,觉得可以做为一条生活原则。

     仲叔的诗中我最喜欢的是那首《我的生命属于大海》,这首诗很豪放也很细腻,是我最早看到的仲叔的诗:

      我的生命属于浩瀚的大海
      属于那永恒的潮汐,不止的喧哗
      如果在巨浪和礁石间粉身碎骨
      那正是大海对一片痴情的容纳
      我便成为滚滚浪尖上的一朵浪花
      去抚摸海燕的羽毛和黎明的朝霞

      如果我在奔腾的欢乐中被烈日蒸发
      那正是大海对人类的无私牵挂
      我便成为洒向人间的一丝春雨 
      去拥抱回苏的田野和待绿的山崖
      斗转星移,百曲千折,我仍然回到大海
      仍然去不倦地冲刷黑夜,呼唤朝霞
 
      仲叔的这首诗我是在报纸上看到的,当时就很喜欢,看了一两遍就背了下来。
      仲叔的诗中我最有同感的是《家宴》:

      两个族兄分别请我们去做客
      都是把村乡肴摆满炕桌
      都是儿女成群一大家子
      都是一个面带笑容的主人
           陪着我们两个来客

     嫂子站在门边随时添菜
     族兄拿着筷子劝吃劝喝
     我屈于乡俗,食不甘味
     不敢看孩子们出神的目光
           不时在门口闪烁

      可以说我也有同样的经历,我差不多5年回一次故乡,村里有很多我的族兄,他们大多是地道的农民,他们招待我的情景和仲叔描写的一样,而我的当时的心情也和仲叔诗中描写的一样,加之这首诗的最后两句十二分传神,只要一想到仲叔的诗,这两句诗就会随着《我的生命属于大海》和《相信你就要归来》浮上我的记忆。
      仲叔的一生,可以说很诗意地栖居在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现在,仲叔走了,有他的诗作,有创作这诗作的生活,可以无憾的走了。



[ 阅读字体大小: ]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 不要忘了输入验证码哦!
作者: 姓名:    验证码: 
评论:

禁止表情
禁止UBB
禁止图片
识别链接
识别关键字
 
Copyright © 2018 杨子空间  网站管理 
Processed in 0.031250 second(s) , 9 queries
辽ICP备18018772号-1